美东时间4月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决议,要求暂停俄罗斯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 

该决议在由193个成员组成的大会上获得了出席会议并参加投票的三分之二会员国的多数支持。93个国家赞成,24个国家反对,58个国家弃权。 

决议草案由乌克兰、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瑞典、挪威、芬兰、波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韩国等58个国家共同提出。

俄罗斯、中国、古巴、朝鲜、伊朗、叙利亚、越南等国投了反对票。 

印度、巴西、南非、墨西哥、埃及、沙特、阿联酋、约旦、卡塔尔、科威特、伊拉克、巴基斯坦、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柬埔寨等国投了弃权票。

理事会成员的人权承诺 

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系统中的政府间机构,负责在全球范围内加强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工作,解决侵犯人权的状况以及对此提出建议。理事会负责讨论全年所有需要关注的人权问题和状况

理事会由47个成员国组成,由联合国大会大多数成员通过直接和无记名投票选举产生。成员组成基于公平地域分配原则,任期三年,在连任两届后不得立即再选。候选国在促进和保护人权问题上的贡献以及他们的自愿保证和承诺受到联大重视。

联合国大会在乌克兰问题紧急特别会议上投票决定暂停俄罗斯联邦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

历史上,联大曾于2011年3月通过决议暂时取消利比亚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

布恰事件成为“导火索” 

本次会议是联大关于乌克兰战争特别紧急会议的复会,此前有报道称俄罗斯军队在战争中犯有侵犯人权行为。 

在过去的一周,令人不安的媒体影像显示,乌克兰首都基辅郊区的布恰在俄罗斯从该地区撤军后在街头和乱葬坑中发现了数百具平民的尸体。 

在大会投票前,乌克兰常驻联合国代表谢尔盖·基斯利茨亚敦促各国支持这项决议。 

他说:“俄罗斯军队杀害、折磨、强奸、绑架和抢劫了数以千计的和平居民,布恰和其他几十个乌克兰城市和村庄就是一个例子,表明俄罗斯联邦已经大大背离了它最初在人权领域所做出的宣誓。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案例是独特的,今天的反应是显而易见和不言自明的。”  

乌克兰常驻联合国代表谢尔盖·基斯利茨亚发言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副代表根纳季·库兹明呼吁各国“投票反对西方国家及其盟友破坏现有人权架构的企图。” 

乌克兰:卢旺达的“前车之鉴”

4月7日投票当天是联大设立的“1994年卢旺达境内对图西族实施的灭绝种族罪国际反思日”。乌克兰常驻联合国代表基斯利茨亚将在他的国家所发生的一切与近代史上这一黑暗的一页相提并论。

联合国大会在乌克兰问题紧急特别会议上投票决定暂停俄罗斯联邦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

他说:“卢旺达的种族灭绝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国际社会的冷漠,当时联合国没有对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在一年前发出的警告做出回应。今天,就乌克兰而言,时间还不到一年,因为悲剧就在我们眼前展开。”

暂停的理由

俄罗斯于2020年10月13日当选人权理事会新一届成员,任期从2021年1月1日开始,至2023年12月31日结束。

根据2006年成立人权理事会的决议,如果一个国家严重和系统地侵犯人权,联合国大会可以暂停其成员资格

俄罗斯:“退出“人权理事会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库兹明在决议通过后发言时表示,俄方认为,联大通过的关于暂停俄罗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的决议是不合法的、出于政治动机的步骤,明显是在惩罚一个奉行独立内外政策的联合国主权会员国。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库兹明(第二排最右)

他说,俄罗斯当天先前已经决定在任期结束前退出人权理事会。他表示,该理事会被一群利用它来实现自己短期目标的国家所垄断。他说:“这些国家多年来一直直接参与公然和大规模侵犯人权,或教唆执行这些侵犯行为。”

美国: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托马斯-格林菲尔德说:“现在,世界正在注视着我们;他们在问,联合国是否准备好迎接这一时刻。他们在想,我们是否是一个宣传平台和侵犯人权者的避风港,或者我们是否准备践行《联合国宪章》中所载的最高理想。今天,国际社会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集体的一步。我们确保了一个持续的、恶劣的人权侵犯者不会被允许在联合国占据人权方面的领导地位。”

中国:“借人权问题施压”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在决议表决前进行的解释性发言中表示:中方“坚决反对将人权问题政治化、工具化,反对在人权问题上搞选择性、双重标准和对抗做法,反对借人权问题对别国施压。”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

他说:“这份决议草案起草过程不公开不透明,也没有按惯例举行全体会员国磋商,广泛听取意见。在此情况下,急于在联大采取行动,逼迫各国选边站队,将加剧会员国分裂,激化当事方矛盾,火上浇油,不利于冲突降级,更不利于推进和平谈判。用这样的方式处理人权理事会成员资格问题,将创造新的危险先例,进一步加剧人权领域的对抗,对联合国治理体系产生更大冲击,造成严重后果。鉴于上述,中方将对决议草案投反对票。” 

欧盟:罕见的决定

欧盟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奥洛夫•斯科格表示,俄罗斯在乌克兰犯下的侵犯人权行为的规模和严重性,以及对该国的领土完整和主权的侵犯,要求国际社会作出强有力和一致的回应

欧盟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奥洛夫•斯科格

他说:“联大今天做出的罕见决定发出了一个强烈的问责信号,希望这将有助于防止和阻止更多的侵犯人权行为的发生。”

印度:挑选和平一边站队

印度常驻联合国代表蒂鲁穆尔蒂

印度常驻联合国代表蒂鲁穆尔蒂说:印度对大会今天通过的关于暂停俄罗斯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的决议投了弃权票。如果印度选边站,那就是和平的一边,而且要立即停止暴力。”

古巴:明天可能轮到我们

古巴常驻联合国代表佩德罗索·奎斯塔

古巴常驻联合国代表佩德罗索·奎斯塔说:“今天是俄罗斯,但明天可能是我们的任何一个国家,特别是那些不向统治利益低头并坚定地捍卫其独立的南方国家。“

英国:无一席之地

英国代表詹姆斯·罗斯科说:”俄罗斯在人权理事会中没有一席之地。今天的投票向普京传递了另一个信息:那些支持他或以他的名义发言的人必须停止杀害无辜平民,结束这场战争

那么面对乌克兰局势联合国又能做什么呢?

自2月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许多人对联合国的角色和作用有所疑问,想要了解联合国能否停止双方的军事冲突、促成或要求双方达成停火,甚至能否派出维和部队停止战事。部分人士对联合国安理会、联合国大会和秘书长的作用产生质疑,认为联合国只能召开会议而缺乏实质行动。

为解答大家的疑惑,小光与《联合国新闻》深入研究了《联合国宪章》,试图给您正在寻找的答案提供一些线索。

  问题1 安理会能阻止战争吗?

联合国的创始文件《联合国宪章》规定了安理会的职能和权力。该文件于1945年6月26日在旧金山举行的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结束时签署,并于1945年10月24日生效。

安理会由15个成员组成,是被赋予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首要责任的机构。五个常任理事国席位属于中国、法国、俄罗斯联邦、英国和美国,10个非常任理事国席位由其他联合国会员国通过选举轮流担任。它在确定是否存在对和平的威胁、对和平的破坏或侵略行为时发挥主导作用。

虽然仍有约60个联合国会员国从未成为安理会成员,但根据《宪章》第25条,所有联合国会员国都同意接受并执行安理会通过的决定。换句话说,安理会采取的行动对所有联合国会员国都具有约束力。

在处理危机时,安理会在《联合国宪章》的指导下,可以采取几个步骤。

根据《宪章》第六章采取行动,安理会可以呼吁争端各方以和平手段解决争端,并建议调整方法或解决条件。它还可以建议将争端提交给设在荷兰海牙的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国际法院

安理会就乌克兰局势举行会议

在某些情况下,安理会可以根据《宪章》第七章采取行动,实施制裁,或者甚至可以在用尽和平解决争端的手段时,作为最后手段,授权会员国、会员国联盟或联合国授权的和平行动使用武力,以维护或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重要的是,执行安理会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决定所需的行动应由安理会根据第七章决定的联合国全体会员国或其中一些会员国采取。

  问题2 什么是“否决权”,如何使用?

安理会的表决程序受《联合国宪章》第27条的指导,该条款规定安理会每个成员有一票表决权

在决定“程序事项”时,需要9名成员投票赞成才能通过决定。在所有其他问题上,需要九个成员国的赞成票,“包括常任理事国的同意票”。

换句话说,五个常任理事国中的任何一个(中国、法国、俄罗斯联邦、英国或美国)投反对票都可能阻止安理会通过任何有关实质性问题的决议草案

自1946年以来,所有五个常任理事国——一般被称为“五常”——都曾在各种问题上行使过否决权。迄今为止,约49%的否决权是由前苏联以及后来的俄罗斯联邦行使(苏联在联合国,包括在安理会的成员资格由俄罗斯联邦延续),29%由美国行使,10%由英国行使,中国和法国各占6%。

   问题3 当安理会无法就停止战争作出决定时,联合国大会能够介入吗?

根据联大1950年的第377A (V)号决议,即众所周知的“联合一致共策和平”,如果安理会由于其五个拥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之间缺乏一致意见而无法采取行动,大会有权向更广泛的联合国会员国建议采取集体措施来维持或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

最常见的情况是,安理会决定何时何地部署联合国和平行动,但从历史上看,当安理会无法作出决定时,大会会这样做。

此外,如果安理会九个理事国或大会大多数成员提出请求,大会可以召开紧急特别会议

迄今为止,大会举行了11次紧急特别会议(其中8次是安理会要求召开的)。

最近,2022年2月27日,安理会考虑到其常任理事国意见不一致,使其无法履行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首要责任,在其第2623 (2022)号决议中决定召开一次大会紧急特别会议。

因此,2022年3月1日,大会召开紧急会议,通过了一项决议,谴责“俄罗斯联邦违反《宪章》第二条第四项对乌克兰的侵略,要求俄罗斯联邦立即停止对乌克兰使用武力,并完全和无条件地将其所有军事力量撤出乌克兰境内国际公认的边界。

联大通过决议要求俄罗斯立即从乌克兰撤军

然而,与安理会决议不同,大会决议不具有约束力,这意味着各国没有义务执行这些决议。

  问题4 一个国家在联合国的成员资格可以被取消吗?

大会可根据安理会的建议,将一贯违反本宪章所载原则的联合国会员国驱逐出本组织。

这在联合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

第5条规定暂停成员国资格:

大会可根据安理会的建议,暂停安理会对其采取预防或执行行动的联合国会员国所行使的权利和特权。安理会可以恢复这些权利和特权的行使。

大会根据安理会的建议暂停或驱逐一个会员国。这种建议需要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同意票。

除非常任理事国同意自己被驱逐或暂停资格,否则只能根据《联合国宪章》第十八章的规定,通过修改《宪章》来解除常任理事国的职务。

然而,联合国已经对某些国家采取措施,以结束重大的不公正现象。一个例子是南非和这个世界机构对全球反对种族隔离斗争的贡献,它提请世界注意种族隔离制度的非人道性,使人民抵制合法化,促进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反种族隔离行动,实行武器禁运,并支持石油禁运和在许多领域抵制种族隔离。

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向记者介绍乌克兰战争的情况

在结束种族隔离的道路上,安理会在1963年对南非实行了自愿武器禁运,大会在1970年至1974年期间拒绝接受该国的全权证书。在这项禁令之后,南非没有参加大会的进一步活动,直到1994年种族隔离结束。

  问题5 秘书长的“斡旋”意味着什么?

秘书长作为一个重要的缔造和平行动者,其作用是在广泛的实践中发展起来的。秘书长开展的一系列活动包括斡旋、调解、协助、对话进程,甚至仲裁。

秘书长发挥的最重要的作用之一是利用他的“斡旋”——利用斡旋的独立性、公正性和诚信以及静默外交的力量,公开和私下采取步骤,以防止国际争端的出现、升级或扩散。

在实践中,这意味着一位联合国秘书长可以利用他的权威、合法性和他的高级团队的外交专业知识,会见国家元首和其他官员,并通过谈判结束冲突各方之间的争端。

3月底,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进行了斡旋,并要求联合国紧急救济协调员、副秘书长马丁·格里菲思探讨与俄国和乌克兰以及其他寻求和平解决战争的国家达成人道主义停火的可能性。

作者 sunguangxu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